长决雷

建了个神通的语c群……
然而冷得飞起,贴吧宣了还是没人加群……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群规松散,可以磨皮也可以交流粮食,性感阿祖拉在线喷火加群可看

看了太太的条漫后满脑子都是鸟
太心疼她了,也很爱她
姑姑我爱你,但我画不出你千分之一的美
上课摸鱼x

上课都在干什么x

有点儿病的脑梗。

利威尔一觉醒来长到了188,然后他发现自己有了严重的恐高症。

团兵短1

随便写,最近没梗,更懒得构思,想到哪写到哪,醉,就当平时的练笔。


埃尔温和利威尔结婚了。
俩人在荷兰领的证,因为这段婚姻好像总归有那么点儿见不得人,于是干脆婚礼也没办,随便整个蛋糕请三四个朋友庆祝庆祝就算了了。
没请柬,埃尔温和利威尔打电话口头传达。厚厚一本儿电话册被翻了一遍又一遍,埃尔温指人,利威尔摇头,花了大巴时间纠结来纠结去最后总算呕心沥血挑出来三个平时比较交好的——奈尔米克和韩吉。埃尔温说你何必这么挑人,利威尔回答说没钱请饭,埃尔温想反驳什么最后还是无力反驳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保持沉默。
生活有时候给你一丁点儿甜头在你还想要更多的时候一巴掌把你拍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然后告诉你那堵墙的名字叫现实。埃尔温边沉默边叹气,单手从屁股兜里摸出来一根烟叼进嘴里。快要寿终正寝的打火机好不容易把烟点燃利威尔突然一把夺过烟然后狠狠掐灭。
房间里不许抽烟,污染空气。

有时候真想要一台单反,走到哪里拍到哪里,拍出来的都是美,和眼睛看到不一样,那会忘,这个能永存在相框。